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争议大学生马跃坠轨案地铁是否漏电

2019年01月31日 栏目:故事

争议大学生马跃坠轨案:地铁是否漏电?8月23日是马跃的三周年祭日,马跃母亲孟朝红在北京鼓楼大街地铁站外为儿子布置了一个纪念憔悴的孟朝

争议大学生马跃坠轨案:地铁是否漏电?

8月23日是马跃的三周年祭日,马跃母亲孟朝红在北京鼓楼大街地铁站外为儿子布置了一个纪念

憔悴的孟朝红捧着儿子的遗像,满脸悲伤

纪念活动现场,路人在签名板上签名悼念马跃制图/何晓晨

三年前发生在北京地铁鼓楼大街站的“马跃案”近日开庭

三年来,马跃的母亲孟朝红四处奔走,苦寻儿子死亡真相

文/图羊城晚报孟庆利

8月23日傍晚,孟朝红和几位亲属在北京地铁2号线鼓楼大街地铁站外为儿子马跃摆设了一个小小的纪念场,络绎不绝赶来的还有许多关注马跃的人。洁白的花朵,幽幽的烛光,照片中的马跃依旧阳光帅气。

三年前的这一天,还是一名大学生的马跃在这里坠下站台,不幸被电击身亡。事后,官方调查结论认为,马跃之死排除他杀,并且不属于安全事故。但马跃的家属一直对调查结论持有异议。

三年来,执着的孟朝红四处奔走,苦苦追寻儿子死亡的真相。日前,着名女法医王雪梅因质疑中国法医学会在“马跃案”中出具的鉴定结论“荒谬、不负”,宣布辞去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职务并退出该学会,这让此案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1][2][3]下一页坠轨

据目击者回忆,马跃在掉进轨道之前,身体略向前倾,两手都没动,像军训一样,直挺挺地就掉下去了

2013年8月23日,北京鼓楼大街地铁站。

和往常一样,站台大厅内依然喧嚣,地铁引导人员正费劲地在做引导。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很少有人稍作停留,如果不是捧着儿子遗像的孟朝红,很少有人想得起三年前这里发生的一切——

2010年8月23日,马跃像往常一样到北京一家调查公司做暑期社会实践。这个暑假结束后,他将成为一名大三学生。这一天的工作结束得有些早,他决定去鼓楼大街地铁站找朋友玩。当天下午,马跃还很懂事地给母亲孟朝红打了个。

22时47分,从朋友处出来的马跃刷卡进入鼓楼大街地铁站,在站台等末班地铁回家。在此之前,他还和女朋友互发短信。突然间,他坠下了站台。据目击证人称,马跃在掉进轨道之前,身体略向前倾,两手都没动,像军训一样,直挺挺地就掉下去了。

22时49分,地铁公司申请停电查看情况;22时52分正式停电。23时04分,地铁工作人员拨打120,这时距马跃坠落站台已经过去了17分钟,救援人员于23时10分到达现场。

120急救人员将马跃抬上站台,在厕所里做了心电图测试,心电图测试的结果呈现一条直线,120急救人员认为马跃已经死亡,未作其他抢救措施。24日凌晨0时25分,120人员离开现场。

事后,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根据法医的鉴定结论认为,马跃坠亡排除他杀。但孟朝红对儿子死亡的原因和过程还有诸多疑问。2010年9月,她向北京公安部门申请刑事立案重新侦查。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认为,根据现场证据,排除他杀嫌疑,不属于刑事案件。

几乎同时,孟朝红向北京市安监局举报北京地铁没有将马跃坠亡当作安全事故上报。同年10月20日,北京市西城安监局、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等部门组成了“823鼓楼大街地铁站死亡事故”调查组,对马跃坠亡一事进行调查。

调查组经过调查,并委托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结合《中国法医学会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的检验记录和结论,于2010年12月24日出具了《关于“823”地铁鼓楼大街站死亡事故的调查报告》,认定该起事故“不属于生产安全事故”,并上报西城区人民政府,后者于同年12月27日批复同意该请示。

可孟朝红不认可这个结论,她开始寻找国内外多名法医专家对儿子的伤痕做进一步的解释。2011年,她找到了王雪梅,王雪梅为她出具了文字意见。孟朝红才意识到,“这后面还有更为严重的可能”。

2011年2月28日,孟朝红就北京西城区政府批复的“北京地铁马跃死亡事件不属安全生产事故”的结论向北京市人民政府提出了行政复议。

2013年3月14日,北京市人民政府作出复议决定,维持西城区政府的批复。孟朝红接着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西城区政府的批复违法。

8月19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争议

官方调查认为,马跃之死排除他杀;孟朝红认为儿子绝不可能自杀,而事发时的关键视频却偏偏缺失

录像为何不全?

经过中国法医学会司法鉴定中心的尸表检验和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司法鉴定中心的尸体解剖检验,“马跃符合电击导致急性呼吸、心脏骤停死亡”。孟朝红对于这点也是认可的,但她却不明白儿子为什么会跌下站台。

孟朝红表示,事发当时儿子正跟女友互发短信,平时儿子身体和心理都非常健康,也没有什么烦心事,不可能是自杀;包括目击者所描述的,马跃坠下站台的“直挺挺”的姿势也令人生疑。

“我想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可能就自己掉下去了!”孟朝红想到,直接的证据就是事发时的视频。几番周折后,孟朝红终于看到官方提供的视频资料,但是令其大失所望。

视频资料分为三段:段是戴着眼镜的马跃刷卡进入闸机;第二段视频图像很远,看不到马跃在那儿,也看不到有人去救马跃,只能看到司机下车后一直在打;第三段是警察自拍的一段120现场处置视频。

然而,从马跃掉下站台身亡到尸体被转移到地面上来,这十多分钟的录像,地铁站内的监控设备竟然没有记录下来。事故调查组也对地铁公司不能提供事发时录像资料等问题进行了调查,并聘请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对地铁鼓楼大街站监控存储硬盘进行了鉴定。鉴定结果是:“录像存储设备因故障造成主存储磁盘无法存储,无人为删除现象,只有访问操作”。为何只有事发时的监控数据缺失?参与鉴定的张某在8月19日的庭审上称,是硬盘存储信息满了之后进行了选择性删除。

据了解,涉及此案的视频监控硬盘中,有一部分已经向法院申请了证据保存。孟朝红的代理律师表示,只要这些硬盘没有受到破坏,根据目前的技术,可以对硬盘内丢失的数据进行恢复。前一页[1][2][3]下一页地铁是否漏电?

对于儿子的伤痕,孟朝红也心存疑问。孟朝红告诉,马跃右侧颈部的伤口周围,血迹已经凝固,可以看出,当时血液是流向头顶的。孟朝红想知道,这个伤口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她怀疑是地铁工作人员施救不当导致其脖子被弄伤,并致使他再次遭受高压电电击终身亡。但事故调查组的结论则是,伤口是坠落形成的“磕碰伤”。

除了右侧颈部的伤痕外,马跃受到的电击伤害次数也是舆论关注的焦点。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王雪梅曾透露,根据法医鉴定书的记载,出现在马跃尸体上的电烧伤绝非一次形成,也绝非在同一个体位上形成。她表示,马跃的身体在与750V的带电轨道直接接触,导致电击死亡之前,还曾经历了另外一次非致命性电击。其中“左耳廓上部、右耳廓上部及右耳尖上方6公分处头皮均可见黄褐色皮肤烧伤状改变”,说明他站立时突然遭遇空气中高压电弧导致的并不通过心肺的局部电烧伤。这或许能够解释两名目击证人所看到的马跃奇怪的坠落方式。

王雪梅还表示,根据马跃的尸检照片鉴定,马跃是在站台上遭受了意外电击晕倒后掉入铁轨,而中国刑警学院出具的尸体解剖法医鉴定书中也显示,在马跃体内有明显的血泡存在,根据法医鉴定科学可以推断出,马跃在遭受强电击时并未死亡。这一观点让许多人提出疑问:地铁当时是不是漏电了?

西城区政府答辩称,事故调查组成立后,收集了前期调查人员做的目击证人及事发时地铁工作人员的询问笔录,并对直接目击证人进行询问,证明事发时死者马跃周围无其他人员,排除了马跃受外力作用掉下站台的可能。而受调查组委托,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司法鉴定中心于2010年12月15日针对事故点周围可见用电设备是否存在漏电使人触电可能性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明确表示鼓楼大街站三轨(地铁的供电轨道)的漏电防护措施符合设计规范要求,不需要对三轨进行充电,三轨与站台的绝缘良好,事故点周围可见用电设备不存在漏电使人触电的可能性。同时,《中国法医学会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中写到“双足未见损伤”,说明马跃在站台上未遭受电击。

是否属安全事故?

孟朝红还怀疑,马跃遭受了第三次电击。孟朝红的亲属告诉羊城晚报,120急救人员说,看到马跃时,马跃背部没有烧焦;但是事实上,马跃尸体的背部已经烧焦。“他是不是又被放下去遭受了第三次电击?”孟朝红十分怀疑。

令孟朝红质疑的还有安监部门滞后的调查——“成立调查组时已经过了两个月了”,孟朝红说。而针对西城区政府作出“不属于安全生产事故”的定性,孟朝红认为“缺乏事实依据,并违反法律规定”,提请法院撤销该批复。

对此,西城区安监部门和政府法制办两名工作人员则答辩称,构成安全生产事故需要满足4个要素,即发生事故的单位必须是生产经营单位,事故必须发生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企业对于事故的发生负有一定并且实际造成了人员伤亡。他们认为,由于马跃事件中,现有的调查材料显示企业对于事故的发生没有,因此调查组认定该事故不属于安全生产事故。

救护是否得力?

孟朝红表示,从马跃落下轨道,一直到终停电,已经间隔了两分多钟,“是否称得上及时?”孟朝红还指出,意外事故发生后的17分钟,地铁工作人员才将此信息传递到急救部门。在此期间,马跃没有得到任何形式的救助。而当急救人员在23时10分赶到现场一直到凌晨0时25分离开现场的全过程中,除了对马跃进行包括心电图在内的体检外,没有对马跃采取任何施救措施。

对于当时马跃是否还有被救活的可能,王雪梅曾公开发表观点称,马跃遭受电击后,各个脏器仍然处于高度应激状态,值得关注的是,他的肺脏重量超过正常人的一倍,这些数字还是在马跃死亡的近7个月之后测量的结果。这说明马跃在遭遇电击导致的呼吸心跳骤停后,其身体各重要脏器的生命活动并没有因此而很快终止,心脏与肺脏突遭电击导致的麻痹状态下,以各自独特的表现形式拼尽全力与死亡抗争,假如此时及时做心肺复苏术、人工呼吸等,激活电击后麻痹的心肌与呼吸肌,马跃很有可能生还。

王雪梅认为,急救人员犯了常识性错误,没有就地进行人工呼吸和胸外心脏按压的复苏抢救。她表示,即便现场没有电除颤器械,施救者也可以“赤手空拳”进行除颤,即手握空心拳头,在病人心前区捶击2次,如无反应,则可再捶击次。总而言之,面对电击猝死者,急救人员要做的就是争分夺秒就地施救,而不是费时费力地做什么心电图检测,而且,即使心电图提示心跳停止,对于电击者,也绝不应轻易放弃心肺复苏的实施。

根据王雪梅的判断,孟朝红将当时实施急救的120医生起诉至东城区法院,目前这个案件正在评审中。

悼念

孟朝红捧着马跃的遗像站在地铁站内,过往行人都为之唏嘘;孟朝红说,她想尽其所能还儿子一个真相

8月23日,孟朝红捧着马跃的遗像来到地铁站内悼念孩子,路过的乘客纷纷为她让路,不少乘客唏嘘道:“这事还没结果啊!”“孩子遭遇不幸,谁摊这事都伤心。”

说起儿子,憔悴的孟朝红脸上满是骄傲。她告诉,马跃生前喜欢打篮球,“老说自己一米八五,其实他光脚也就是一米八三左右,阳光帅气”。马跃还喜欢做饭,特别好吃。“他特别懂事”,孟朝红拍拍自己的挎包说,“我跟他出去,从来都是他帮我拎包”。

孟朝红说,一位地铁公司安全部门的负责人曾跟她说过,只要承认马跃是自己掉下去的,其他的一切都好谈。但孟朝红说,自己只想给儿子找回真相。“真的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孟朝红说,三年来她体会到了追寻真相的艰难,“每一个环节都是障碍重重,步履艰难,一个简单的行政复议,都走了两年”。

孟朝红表示,自己的坚持也是为了给大家一个交代。“出行安全是首要的,从马跃的死亡看,出了问题没有监控,这怎么能叫‘安全’?”

原标题:争议大学生马跃坠轨案:地铁是否漏电?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前一页[1][2][3]

乐清光伏自动重合闸厂家
滨州锰钢编织筛网
大棚骨架配件厂